[ 平天下 ] 23 七月, 2021 21:44

責任

曾幾何時

可以使人不當人

為了逃避責任

人可以拋棄人格

話說回來

責任真有這麼恐怖

讓人可以一秒變畜牲

擔下責任

意味著要承受

衝擊而來的責備

責備越是巨大

越難以承受

甚至會傾家蕩產

最嚴重者

會使人起殺機

責任使人殺人

這是有著強關聯

精準地說

逃避責任使人殺人

筆者很好奇

責任的定義為何

怎麼就會使人殺人了

責任還應該稱作責任嗎

還是應該稱作是病毒

使人成喪屍的病毒

而且是逐步漸進式

當病毒量突破臨界

就變喪屍

不對

我搞錯方向了

責任不是病毒

惡意才是

責任感強烈的人

就像是體質敏感的過敏兒

一點點的病毒入侵

就會引發強烈過敏反應

而一點點的惡意散佈

就會使責任感強的人

強烈的感到不適

是種渾身發熱不自在

嚴重者會促發殺機

所以才說搞錯了

惡意才是病毒

責任是免疫細胞

網軍的興起

就像是冠狀病毒般

惡意肆虐網路世界

如病毒般侵襲心靈

該死的冠狀病毒

該死的網軍------------------------------------ (閱讀全文)
[ 誠意正心 ] 23 七月, 2021 21:43

瓶子素來敏感

想必也是責任感作祟

不可諱言

筆者也偶起殺機

因為有人在破壞規矩

我自認有責任

去導正這一切

破壞規矩的人

嚴重者真的會使我起殺機

如同保衛身體的免疫機制

是保衛社會的責任感爆棚

殺機或許言重

但破壞規矩真的惡性重大

是導致社會癌化的病毒

也是不除不快

就是因為深知

此病毒的惡性

常怪瓶子暴怒

那是因為免疫反應激烈

相較於一般人

瓶子較能辨別惡意病毒

往往讓瓶子暴怒

而旁人卻還一臉矇

拜託

這是在保護大家好嗎

這就是瓶子特有的孤獨感

天生的孤獨感

往往有種誰願意懂我的憾恨

不是說要懂我

並且順我意的意思

沒那種意思

真的

懂我就可以了

真的

懂就可以

不必理我都沒關係

只要我知道

()懂我就行了

也許久經歷練的瓶子

外表強悍

責任感爆棚

輕易消滅惡意病毒

唯獨一個地方脆弱

就像是易脆的瓶子

所有的武裝

就是為了保護易脆的瓶子

內心小世界的瓶子

也許有人不屑一顧

認為少臭美

敝帚自珍

無妨

但沒有人有權力破壞

隨意破壞別人內心的

細心呵護的~

希望妳()懂的~------------------------------ (閱讀全文)
[ 誠意正心 ] 19 七月, 2021 21:00

上篇文章說道

與自己和解

直面心理的傷

也只有這樣

才能放開胸懷地

去愛

愛人

先接受自己

才能開始愛自己

也才能拋開顧慮

嘗試著去愛人

有人會因為

內心藏有太多秘密

甚至遍體麟傷

自卑感油然而生

怕配不起對方

或連累對方

於是將自己封閉起來

在寂靜的黑夜裡

孤獨地舔舐傷疤

勇敢如筆者

會將滿身傷疤

視為人生戰場

所獲致的勳章

反而感到驕傲

全世界對我越是往死裡打

只要不崩潰

都會形成養分

讓我更強大

日後

更可以豪情的對著兒孫

聊著當年如何如何英勇

什麼大風大浪沒遇過

套一句暢銷作者的話

只要不死

剩下的都是擦傷

筆者屬蟑螂

越挫越勇

越殘越堅

越凌遲越涅槃

越浴火越鳳凰

筆者只是傳說

不要學

當然

封閉的階段我也有過

其實

那段日子反而是至今

過得最愜意的時光

十足的旁觀者

毫無存在感

可以恣意地觀察

路上過客的人生百態

不會有人在意或白眼

可能當時年紀小

所以可以

自卑跟著我好久好久

直到現在

還有著某種程度的自卑

嘗試著與自己和解之後

放下了許多事

真心地覺得

很多以前自責的心事

現在可以泰然的處之

是不是自己的~

可以看得更清晰

而不是一昧往身上背

放肩上扛------------------------------------------- (閱讀全文)
[ 誠意正心 ] 19 七月, 2021 20:58

不願硬要別人改變

諸多善良

瓶子多難啊

還要霸凌瓶子

真是夠了

沒看見瓶子的善良

硬要敲碎瓶子才甘心

捏碎瓶子的惡意

別以為瓶子沒感覺

老早就知道了

只是善良的瓶子

選擇無視

因為不會欺騙自己

罪由自己受

頂著惡意活著

瓶子太難了

說瓶子怪

是因為瓶子在裝傻

不想說破罷了

一旦說破

就是毫無保留

不留餘地的難堪

與震驚

更會冷到爆

一整個氛圍

讓原本平靜的假象

投下核彈級震撼彈

這是

水瓶座最不願意的~

不知道瓶子在氣什麼

是讓瓶子最生氣的點

就這麼遲鈍

還是故意裝傻

在在都讓瓶子更生氣

有一種天真

叫傷人的天真

多希望這樣的天真

永遠埋葬在

不存在水瓶座的星球上

傷人的天真

碰上

善良的瓶子

破碎的

只會是瓶子

天真是瓶子天敵啊

只要不傷人

瓶子愛死天真了

天真可以讓瓶子死

也可以讓瓶子死而復生

關於天真

真的讓瓶子又愛又恨

天真又善解人意

就像是天秤兩端

顧此失彼

那邊多一點

這邊就少一點

瓶子最大的惡意

也是僅有的惡意

就是把人當空氣

不想欺騙與勉強自己

前一秒說壞話

下一秒手牽手

話說

這種人還真不少--------------------------------- (閱讀全文)
[ 誠意正心 ] 18 七月, 2021 20:47

犯罪

是個深刻的話題

犯法

要被處罰

因為損害到別人

犯錯

不一定會被處罰

因為並一定違法

惡呢

作惡可能會犯法

也可能犯錯

也可能只是意念

但三者的共通點

就是有惡意念

簡稱惡意

(請中性看待)

宗教的標準極高

惡意就有罪喔

宗教上的罪

社會上處理惡意

只在於處罰

矯治功能薄弱

宗教又是自由參加

無積極矯治性

換言之

惡意的矯治這塊

還得靠自我療癒

自身的免疫力

惡意的萌生

在短期就被撲滅

意味著強的免疫力

若惡意無限漫生

侵占所有意念空間

那就真的入魔

難以挽回了

這裡是醫學角度剖析

並非是裝神弄鬼

關於意念免疫這塊

訪間論著太少

甚至多為宗教類書籍

心理學書籍專有名詞太多

要強調的是免疫力

而且是從小培養起

太過醫療專業或宗教性

恐怕都不適合小孩子

連師資都是一大問題

誰來教

教材

小孩子出世

多受家庭與社會大環境

的潛移默化所影響與形塑

每個小孩心理資質也不同

家庭教育顯得相對重要

除此之外

與放任無異------------------------------------ (閱讀全文)